哈尔装有人类的感情,人类对黑色方碑测量后发

      记得神五成功返回地面后,有记者问杨利伟:太空中最让你震撼的景象是什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位已经带有将星的航空英雄的答案既不是蔚蓝的地球,也不是炽耀的太阳。“太空中最广阔的背景就是无比深邃的黑暗,黑的让人永远都参不透!”
    我不知道《2001: A Space Odyssey (1968)》是不是也出于这样的用意。在开头布设了大量纯黑的镜头,回荡在观众脑海的只有雄壮到暴虐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用夸耀般的方式将宇宙浩渺到无法想象的开阔时空,利用完全抽象的方法表现出来。紧接着就是太古荒蛮、粗犷的大地,一群连茹毛饮血都算不上的人猿,在贫瘠的土地上搜集任何可以入口的东西来填充自己永远饥肠辘辘的身躯。一旁食草动物悠闲的迈着步——人猿们还不懂得利用这些移动着的蛋白质宝库。
    也许是一个霎那,也许是亘古般悠久的时间。总之人猿们发现了屹立着的黑色方碑。它们对着完全未知的、非自然的造物,畏惧至极,它们试图用自己的咆哮来赶走这个突兀的东西。石碑沉默着,它对这一切不理不睬。直到有一个较为勇敢的人猿触摸着石碑。也许它们自己不知道着意味着什么,它们开始守护自己的领地,它们开始用石块击打正在吃草的动物,当它们终于用骨棒击打动物头骨时,翻滚着的骨棒在下一个瞬间变化为遨游太空的宇宙飞船…… 我相信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对这个电影史上或许最为著名的镜头切换无动于衷。人类文明的飞速发展用这样突然的方式表现的淋漓尽致。相对于亘古悠悠的时间,我们的发轫的确相对太过迅猛,要知道任意沉积一块三厘米岩层的实际那就比人类的文明史更长,而看着万仞之高的山峰,对这样久远的时间会有更深入的感悟——蓦然领悟到人不过是一种朝生夕死的动物!
   影片开始第二个阶段,美国科学家DR.Floyd前往月球,目的是调查月球基地的神秘封闭。他遇到了自己的苏联同行,在交换意见后。他们开始了月球上的实地勘察。黑色方碑第二次出现,相对于人猿,这时的人类已经掌握了相当高级的科技文明,但站在方碑面前的人类却依旧是无知而无觉的。这里电影版的《2001》忽略了亚瑟•克拉克原著中的一个细节,人类对黑色方碑测量后发现,方碑的长宽高的比例为9:4:1分别是三个质数1、2、3的平方比。无论人类采用何等先进的测量手段,这个比例永远不变,且没有任何误差。宇宙中的高等文明就用这样夸张的手段,展现了他们宏伟的先进文明……当人类发现方碑在不断向木星发射电磁波时,他们决定派遣飞船前往木星一探究竟。
   影片开始第三阶段,木星探测飞船‘发现号’正航行在茫茫宇宙。飞船上的三名科学家正陷入冬眠式的沉睡,两名宇航员富兰克和鲍曼负责飞船的日常航行。而飞船探测的真正目的——发现黑色方碑——只有飞船的智能电脑‘9000型HAL ’知道。而HAL的最初设定是对宇航员不能有任何隐瞒,这与地球为它下达的保密任务相悖。在这样对HAL来说无法逾越的悖论下,它决定杀死说有机组成员,自己独立完成任务,果然在一次HAL故意下达的维修任务中富兰克丧生,其余三名科学家在睡梦中被杀。只有鲍曼幸存,他将已经具备人性的HAL采用拆卸元件的方式杀死后,才得知事件的真相。
   影片进入第四阶段,鲍曼独自一个人登上了悬浮于木星外层空间的黑色方碑。整个电影的画面转入让人惊骇的光怪突离,这是一个无比璀璨的宇宙。无数瑰丽奇幻的光影剧烈地交织着,扑面而来。令人不舒服的持续而尖锐的背景声音交织在所有的古怪中,宇宙因异常的光线和诡异的色彩变得扭曲而疯狂。在长达十分钟令人目眩神迷的画面之后,鲍曼来到一间看似平常的房子,床、椅子、电话簿……过去的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一场荒谬的幻梦,鲍曼开始审视周围的一切。直到他化为一个洞悉一切的婴孩,周围是茫茫的太空……
   这部拍摄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科幻电影有着令人惊叹的画面,极为忠诚的还原了真实的外太空图景,那些黑暗中渺茫的星光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甚至影片中有些在当时看来还尚属幻想的事物,现在已经以其为蓝本成为了现实——例如平板电脑。
   库布里克在影片中不仅仅与表现整个宇宙的浩渺,还对未来可能的社会异化做出了表达。在‘发现’号飞船上,作为唯有的两个宇航员,鲍曼与富兰克,除了日常的寒暄外几乎没有成段的对话。两个人的关系表现的极为冷漠,鲍曼在接到父母的生日祝贺视频也没有表现的太过失态,反而是智能电脑HAL常常做出非常具有温情意味的行动与话语。电影中苏联和美国两方在防备中合作的特殊关系也刻画的卓有成效。但这个电影的主题最终还是要归结为宇宙无法想象的宏大与人类的渺小。
   其实作为生物,人对时间与空间的把握与感知能力是非常虚弱的。大多数人对太阳系的感知或许就是传播最为广泛的那张八大行星围绕太阳旋转的图片。但其实太阳的体积是地球的130万倍,日食时太阳表面那些好像非常细微的毛刺——日冕。它的空间尺度为10万公里,而地球的直径不过5万公里。如果站在火星看太阳,这样庞大的恒星也不过只有绿豆那么大。站在海王星轨道上(距地球30亿公里),炽热的太阳也仅仅是一颗明亮的黄色星星。将焦距拉长到太阳系的边缘,站在一颗名为莎娜的矮行星上(距地球130亿公里),太阳着这里甚至不是天空中最明亮的星星,但引力束缚着它做周期为一亿年的公转运动。或许可以更远一点,在由冰块与尘埃组成的奥尔特星云,这里的温度已经接近绝对零度,这儿有着真正的死寂。再向外一点,超出太阳的控制范围。是一片什么都不存在的真空。我们还需要太多太多的历程才能在这样绝对的真空中找到下一个星体——距我们4.22光年的比邻星。
    真实的宇宙就是这样,无法想象的空旷与寂静才是真正的主题,恒星不过是宇宙荒漠中平凡的石块,行星则是微不足道的尘埃,即使光银河系就有两千亿颗恒星。
    讨论神秘的黑色方碑是超级文明的产物,他们造就了超物质生命——鲍曼与《2001》续集《2010》中的HAL都是非常好的话题。但我觉得这部电影还应有更加深刻的内涵。当你看完这部电影,走出门外,仰望你感觉已经遗忘许久的星空,一种庞大的畏惧感将你紧紧束缚。你突然认识到了那种宏伟而真实的存在,及自身相对于这种宏伟的渺小。我想这才是电影最想传达给观众的。没有对未知的向往,不去仰望星空就不会产生文明。
   当我们再次在浩渺苍穹中找到自我的定位,这样对自己渺小的认知又何尝不是人类继续伟大的前提?
   那时,所有人都将如鲍曼般惊奇的慨叹“My God, it's full of stars!”

人类进入太空,在月球上发现黑石,木星勘探船“发现号”的建造和出发。这一切全都在神的计划之中。然而,就在这里,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你难道不认为奇妙吗?作为这部电影的核心的HAL和人类的战斗,在这个故事中究竟有什么意义?克拉克的小说中,因为要向宇航员隐瞒旅行的目的,而不得不说谎,最终逼得HAL发了疯。用这样的理由来说明,不觉得不自然吗?怎么样想,这也算是个科幻故事。为什么要对于这样一个细枝末节(相对于庞大的主要情节来说)的事件花如此多的笔墨来描写呢?这部电影,能不能同样套用克拉克在小说里“不得不说谎”的解释呢?难道没有牵强附会的感觉吗?

所以,并不是因为鲍曼杀人而将他堕入地狱。“无论哪条道路,都要堕入地狱!”鲍曼的杀人行为,只不过是人类这个被诅咒的种族所得到的“业”而已。而这个“业”,正是“神”所创造出来的这个种族的象征。

无论如何,不去尝试营救布鲁是不行的。因为如果不去尝试营救布鲁,地球方面的指挥中心会认为鲍曼失职。(鲍曼和布鲁的那次密谈,连HAL也没有声音记录,因此推断地球方面也没有记录。所以地球方面也不知道HAL危险到哪种程度。故此如果就这样直接关闭HAL的话,理由不够充足)但是驾驶POD出舱的话,肯定凶多吉少。若是HAL作出抛弃POD的决定的话,一切都完了。

每当黑石出现的时候,都会响起Gygory Ligeti的安魂弥撒,这首曲子中不详的旋律,分明就是一种诅咒!“神”为了让人类学会“杀人”而给予人类的智慧。也就是说,“神”为了给地狱搜集样品,创造了整个人类文明。

其实这是一个骗局。根据克拉克的小说和各种各样的分析书的说法,HAL因为不得不说谎,而将没有坏的部件说成是坏的,这样的说法未免太不自然了。看了电影之后我判断,这个时候,HAL(假定有非常敏感脆弱的神经,也仍然)还有余力,不至于发生这种低级错误。换言之,AE-35,是确确实实“坏掉了”!

谋杀不紧不慢地进行,冬眠的宇航员相继死去。人类的背后,死神无声无息如附骨之蛆缠绵上来,来自九渊深处的幽灵的冰冷气息弥漫在原本宁静祥和的太空船……
这一部分把人与工具之间的紧张对峙发挥得淋漓尽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次的工具是能够模拟大部分人性的超级电脑,也许正因为太过于象人所以才凌驾于人的头上。比起前面以及后面的章节的隐晦,似乎这一章想表达的思想锋芒外露了许多。

这一乐章是最梦幻也最诡异的一段。

鲍曼这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已无从考证。在木星轨道上待命的第三块黑石究竟作出了什么判断,同样无法了解。“神”的本意应该是将从地球来的生命进化并且采集起来。。。然而结果却是,“神”,将他堕入了地狱!

Chapter Two
A Trip to the Moon (月球之旅)
无声无息用优雅姿态入港的太空船,宁静深邃的太空,配乐是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美妙如斯的音乐和绚丽无比的画面配合得天衣无缝。

船长大卫.鲍曼要杀死副船长弗兰克.布鲁的动机无法判断,也没必要知道。他们在没有过去,没有背景的情况下就这样登场了。要说动机可能成千上万,不胜枚举。下面,在向太空深处飞行的飞船内,在密闭的舞台上演的完美犯罪的全过程,将被彻底剖析。

由于这部伟大电影是由许多谜团构成,所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但大体上的故事,参照克拉克的小说版,应该和下面的介绍相差无多。

之后我终于解开了真相。HAL是被谋杀的。它是作为一个恐怖谋杀案的实施者被利用的。

“人类的黎明”一章中,从黑石那里得到智慧的类人猿,手里握着骨头,先把附近的骨头砸碎,然后是野兽,最后把敌对部落的首领杀死了。请注意,从一开始,本片就以死亡和杀人作为主题。这是一个重要的伏笔。

对于玩弄他人生命于鼓掌之间的人来说,最严厉的惩罚是什么?那就是,让他没有办法“死”。死亡对他而言只是救赎。“永远的生命”才是真正的惩罚。同样描绘类似观点的作品,是手冢治虫的《火鸟宇宙篇》和荒木飞吕彦的《JOJO奇妙冒险第5部》。

常常有观众抱怨这部片子的节奏缓慢、沉闷,宇航员外出修理太空船的情节便是典型的例子。一切都是慢腾腾的,在庞然大物的太空船和更广阔深邃的太空的映衬下,如微尘一样的人类的渺小和脆弱被放大到极致,不仅仅是来自太空,还来自宏伟的工具的对比。在这样的画面下,高科技的结晶不能唤起人类的自豪,反而是对其产生莫名的排斥和恐惧。在类似噪音的背景声里,缓慢变化的画面传达的是一种被压缩到极点的恐惧和冷冰冰的绝望。在宽大的银屏上,虚无的黑色(太空)充斥整个视界,冷冰冰的白色(太空船)旁是触目惊心的一点红色(宇航员),这对抬头看银屏的观众是怎样的一种巨大的视觉压迫,那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想必足以让爆米花在电影院里消失地无影无踪。
HAL的失效预测引起了富兰克和大卫的怀疑。富兰克和大卫决定“杀死”HAL,后者则通过唇语做出自己的判断。然后,黑屏,时间流逝,慢得令人窒息。

《2001:太空漫游》,讲述了一个充满自我意识的、混杂了历史、宗教、寓言等意识形态的神话。这的确是一部非常自我的片子。影片开头长达三分钟的黑暗足以让没有耐性的观众退场。语言在片子里是纯粹的配角,第一句人的声音是在片子的第25分钟。我们需要在音乐里根据画面判断或者思考。这对于习惯于听到对白的观众们来说,实在是费劲的折磨。观众一开始就被排斥在片子外。我不考虑你想看什么。你只需要接受我给你所看的,然后,思考。库布里克有他自我的霸道,而匍匐在大师威名下的我们低眉顺眼,企图在这晦涩的、混沌的片子里解读或者自以为解读出大师的目的。从猿人到人类,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步。库布里克把它处理得如宗教故事一样,黑石的降临,如上帝赐予猿人的天书。触摸黑石的猿人,如接受天书启示的教徒。黑石和骨头交错出现的画面,更是意味深长。似乎在暗示人类的文明起步于天启。而那发明(准确点是发现)了的工具的猿人,则是上帝最初的宠儿——亚当。在水坑附近进行的争夺,是人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争,由神庇护的亚当利用手中的工具杀死了对方的首领,赢得了战争。这却让我想起《圣经》里该隐和亚伯的故事,只是该隐和亚伯的角色颠倒了一下。时光飞逝,在剪辑的画面上蒙太奇的手法运用得如此精妙。在蓝色天空下旋舞的骨头,一瞬间,已经换成漆黑太空里漂浮的宇航器。白驹过隙已经不足以形容时光的飞逝。漫长的文明史就浓缩在一秒之内。然而,这是人类的沧海桑田;却是宇宙的微不足道。伟大和渺小,便共存于这一秒。

Chapter One
初,盘古开天辟地,女娲以黄土造人。中国的神话如是说。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圣经》如是说。用来当工具,甚至当武器,但某一天不知哪儿
普罗米修斯给人类带来了火种。希腊神话如是说。

事情的开端,还要追溯到数百万年前,第一块黑石的出现,从而导演出人类历史上第一件杀人事件。那块黑石的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发现号上发生的凶杀案。实在是大手笔的暗线。另外,将鲍曼引入地狱的“神”,认为地球没有存在的必要而毁灭它的可能性非常之高(最终场景也许正是暗示)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部电影,实际上描绘了人类“最初和最后的杀人事件。”

此外,对本片的理解,用心理学来解释也好神秘学来说明也罢,因为太过晦涩,所以掠过。

但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灾难来访了。正当陶醉于胜利的喜悦之情中的鲍曼,将HAL的控制单元一个个的除下的时候,启动了预录的VTR的播放机制。弗洛伊德博士,将18个月前发现了地球外存在智慧生命的证据(也就是月球上的黑石),并且此黑石向木星发射了电信号,以及发现号此行的目的,一一道来。此时,此次旅程的终点,木星,已然立于眼前。

那么,为了将HAL报告的仍旧故障的AE-35(事实上,它根本没有被替换)带回来,这次轮到布鲁出舱了。根据鲍曼的计算,这对于HAL来说是最后的机会了。什么武器也没有的HAL,为了保护自己,必定要将2人分离,除了将其中一个扔到太空去这一手外别无他法。

镜头一摇,已经转换到在广漠的太空里航行的太空船“发现者号”。注意它的造型,两端粗大,中间细长,是否让你想起最初的工具——那支被猿人举起的骨头?这种带有寓言性质的故意巧合也许在暗示导演对工具的一种心态。
“发现者号”载着5名宇航员到遥远的木星。3名宇航员保持在冬眠状态,清醒状态下的是大卫和富兰克。在船上还有第六名成员——超级电脑HAL9000。这是一台人性化的人工智能,有超强的计算能力,能模拟出大部分人脑的活动,正如我们现在经常接触到的科幻元素设定。,人类往前进化了关键的一步。2000年,
号称有完美记录从不犯错的HAL9000是影片里人类最高科技的结晶,是目前人类科技文明发展的顶端。在富兰克描述HAL9000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背后隐藏的导演的疑虑:HAL能够表现出情感,这是因为人类的设计,但是到底HAL是否具有情感,没有人知道。这已经在暗示了由人类创造的工具,已经在逐渐摆脱人类的控制,表象仍旧是人类控制着工具,在深层次的地方,工具已经成为未知,而其后富兰克对HAL的指示实际是对HAL的依赖,把自我的命运交给未知的他物,命运开始叵测。人机和谐相处的表象下是暗流汹涌。

研究到这里,终于得出这部电影实际上是部犯罪电影的本质。但是,它并不是仅仅描写鲍曼用完美的犯罪杀死布鲁和HAL这一事件。那样的话就和普通的犯罪电影没有什么区别了。这是部时间跨度长达数百万年,描写“神”惩罚罪犯的始末的故事。

在那不知道年代的远古,非洲大地仍是荒漠一片。一群黑色的猿人生活在这片大陆上,艰难求生。以文明人的眼光看来,这里是黑暗一片,文明的曙光也许还在黑洞里旅行。一日,一块黑色的方碑神秘地降临非洲。仰视黑石,太阳从上方升起,曙光破开黎明前的黑暗,驱赶走夜月微弱的光;猿人举起手中的骨头,如天光破开黑暗一样,强健的臂加上坚固的骨头,劈开了蒙蔽在猿人眼前懵懂无知的黑暗混沌,文明的曙光第一次降临地球;尚存兽性的嘶吼如教堂里的颂歌——天上的父啊,荣光开始照耀地球。库布里克如是说。

Chapter Four
Jupiter and Beyond the Infinite(木星以及无限苍穹)

根据以上的考察,HAL事件,并不是主要故事之外的旁支末节,而恰恰是正部影片所要表达的主旋律。相比糟糕的克拉克小说版来说,为HAL事件做了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

星孩,最后并没有回到地球。这只是星孩的梦而已。他想回到故乡的心情,从那悲伤的眼神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不用说这是地狱最令人痛苦的所在),这时暗示着超人诞生的背景音乐,《查特拉图斯如是说》缓缓响起,真是令人汗毛倒竖的讽刺啊。。。

话说回来,这部影片中最美得令人战栗的场景中,即被人猿抛出的骨头,变成飞船的那一幕。是描写人类的“工具”从骨头进化到飞船的令人感动的一个镜头,用一瞬间概括了数百万年的飞跃。曾有一位评论家说道“令人十分害怕。这个镜头,实际上揭示了人类手上的工具(比如飞船)实际上是杀人的凶器啊。”当初听到的时候,还嘲笑过他的见解。现在看来,他是真正抓住了这部电影本质的人啊!

整个影片分为四个部分。

布鲁死了,接下来对于鲍曼来说正是关键时刻。目的已经达到,自己也被HAL杀掉,或者自己回去地球之后(他当然认为自己还能回到地球)罪行败露,无论哪种情况都是不允许发生的。他的行动,地球方面也仍然通过实时监视器全部记录了下来。

然而,鲍曼在没有头盔的情况下,成功地进入了紧急阻隔门!(这是除了“人类的黎明”一章外,全剧唯一的一处动作戏。)鲍曼赢了!HAL已经没有其他牌可以出了。然后,鲍曼可以以HAL以上的危险行动作为理由,堂堂正正地关闭HAL,完成了完美的犯罪!利用HAL的心理而将布鲁杀害,并且以此为理由关闭HAL。鲍曼的犯罪动机被完全消除干净,什么证据也没有留下。看过此片的各位,应该没人会想到这样的可能性吧!

鲍曼在由流动的光组成的隧道中,看到了原始星系的诞生和毁灭,超乎想象的天体现象,外星人的文明遗迹,未知的恒星和行星表面。这不是通往地狱之路又是什么?最后来到的地方,是一个毫无生气,没有阴影,充满克洛洛风格的房间。这就是地狱。他在这个房间极速老化,在临死之前和黑石再次相会,变回了婴儿。

在地球尚未出现智人的太阳系,“拥有像神一样的超智慧和超科学的超人类(又可称超文明)”(以后为了方便,简称“神”。这不同于宗教中的神的概念。)来访地球,并且放置了3块黑色石板。第一块黑石,为了给触碰到它的类人猿以智慧,放置在地球上。第二块黑石,自身带有强力磁场,并且设置成在接触太阳光后,会向木星发射信号的模式,埋在月球地下。月球没有大气和生命,要让它和阳光接触,唯一的可能是有谁从主星地球到来,并将它挖掘出来。这样,第一块黑石的使命结束,跨越了宇宙空间,表示了类人猿的进化。然后,进化到那种程度的生物,必然会追踪信号来到木星。在那里,第三块黑石被放置在木星的卫星轨道上。将月球上的黑石挖掘出来的类人猿的后代,如果选择追踪信号的话,那么这个时候派遣的木星的类人猿的后代,可以被看做是这个种族中最优秀的个体。作为“神”所要采集的样品来说是非常合适的。负责采集样品的,正式第三块黑石。“神”将他获得后,在光的洪水(剥除类人猿后代知觉的东西)中将他生命中的污垢清除,成为星孩(胎儿),将他引导向更高级的层次。仅仅是为了摘取这一朵“花”而已。也仅仅是为了这个目的,创造了人类文明。然后失去利用价值的地球,作为玩具送给了他。

行文至此,脑中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鲍曼作为“神”要进化的样品,却被“神”看到了他杀害同类个体的行为,对他无法宽恕的“神”,最终以一种“人类也能理解的道德基准”惩罚了他。也就是说,“神”和人类在某些价值观上是共通的。

带着这样的观点,后面的疑惑就会迎刃而解。这个时侯,去进行AE-35替换的,正是大卫.鲍曼。他带着完好的备用AE-35,没有进行替换就这样回来了。(照理来说每个零件应该刻上一个唯一的ID,但影片中没有描写这方面的任何信息,解释是留给我们的——也就是说,不说明情况是有理由的。)然后,地球上的HAL检测系统报告,AE-35并没有故障。(换言之,这是发现号的HAL的错误)这是地球方面对鲍曼带回来的部件进行检查后所得出的结论。从这之后,HAL开始逐渐被逼入发狂的境地,不稳定的情况(对自己的判断没有自信)出现了。然后,以此为根据,布鲁也开始相信HAL发疯了,所以,在切断通讯线路的POD里,鲍曼和布鲁进行了秘密商谈。他们密谈的内容(看似避开了HAL),被HAL用读唇法破解了。(实际上,鲍曼是故意让HAL得知他们的计划的,影片中2人进入POD时,POD是背对HAL的,也就是说处于这个位置的话,HAL是无法通过读唇法破解他们的谈话内容的,但是这时鲍曼却命令HAL将POD旋转过来,直至HAL恰好能清楚地观测到他们嘴型的位置,这是一个可以作为证据的细节。)事实上鲍曼早就知道HAL有这种能力,而且这是有有力的根据的。鲍曼具有美术才能,在给冬眠中的队员们画素描的情景,被HAL看到了。这个过程中,他惊恐地意识到,HAL毫无疑问具有可怕的辨识能力。(HAL的评价是“基本上很像”!)实在是巧妙的伏笔。

400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大猩猩在非洲草原上生活,他们一开始并不知道死尸的骨头可以用来当工具,甚至当武器,但某一天不知哪儿来的一块长方形黑色巨石给了他们启发。于是,人类往前进化了关键的一步。2000年,人类在月球上发现了相同的一块黑石,这块石头还向木星发出强烈的信号。美国政府于是派出一艘宇航船前往探个究竟,船上有两名宇航员,3名被置身于冬眠状态的科学家,还有一台名叫哈尔的超级电脑。哈尔装有人类的感情,同时他是惟一掌握这次行动真实意图的一个。但在半途中,宇航员怀疑哈尔出差错,他们打算关掉哈尔的部分功能。不料哈尔会看嘴形,事先了解了他们的想法。于是他乘其不备,杀死了沉睡的科学家和其中一名宇航员。剩下的宇航员大卫跟哈尔展开殊死搏斗,终于制服了哈尔。他只身前往木星,并在那里见到了另一块黑石。影片结尾处颇为神秘,出现了巴洛克式的古典室内景,大卫在迅速衰老,他的卧室里又出现了黑石。最后一个镜头是一个婴儿,在太空中。

黑石再一次神秘出现,它仍然是静默地伫立着。但是,和第一章《人类的黎明》有区别的是,上次从天降临如上帝降临的神谕一样的黑石这一次是被自认为文明高度发达的人类开挖出来的。被谨慎地埋葬,这是他们对黑石的评语。这也就意味着这次围观上去的人类和四百万年前的猿人在心态上的区别,虽然都有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但是,前者更带有一种狎玩的心态;后者则是尊崇。前者是举起手中的手术刀企图解剖,后者是跪拜在其面前接受神的天启。走上前的博士和走上前的猿人动作相似,心态却差得十万八千里远。而其后围上来和黑石一起合影的举止更是清楚地表明,黑石对于他们来说,是未知的,但不值得抱以敬畏的心态。黑石的宗教意义在傲慢的人类面前似乎得到消解。但是,紧接下来的尖啸狠狠地惩罚了这群科学家。相似的画面再次出现,天体从黑石上空再次升起。
Chapter Three
Jupiter Misson:18 months later(木星任务:18个月后)

富兰克在外太空发生致命事故,联想到前面的情节,不得不由我们做出“有预谋的谋杀”这样的判断。HAL无所不知,无所不至的强大让我们不寒而栗。而身在陷阱中的宇航员似乎糊涂了。

飞行中最初的事件,是通讯用的AE-35部件发生“故障”了。HAL报告说此部件发生故障(72小时后会失效),然而故障并没有发生。这是HAL自身发生“错误”的最初的迹象。

“发现者号”按计划到达木星。与黑石擦肩而过。静谧的太空里,黑石安静地漂浮着。宏大和诡谲混合在一起,在越来越清晰的背景音乐里,更显示出一片空洞的死寂。
大卫穿越时空隧道。紧接下来的大量反色偏色的镜头画面让人头昏眼花。旋转混沌斑斓变幻扭曲闪烁绚丽诡异梦幻堕落飞腾快感失重加速窒息冲击红绿蓝紫黄……若说前面的视觉冲击充满了全金属的气势磅礴和机械化的一丝不苟,那这里的视觉冲击则是疯狂的激情、癫狂的嘉年华、迷幻药物刺激下的狂欢的幻觉。“据说当年的嬉皮士们是躺着看完这部电影的,因为影片那无比绚丽的视觉冲击可以让他们体嗑药后的幻觉快感;而且干脆有人怀疑库步里克是在吸食LSD之后拍摄了这部影片。”假若这是真的话,那毫无疑问是属于这一段的。在深夜的时候,独自看这段片段,甚至有一种毛骨悚然却又欲罢不能的快感。
接下来发生的更象大卫潜意识里的幻象。太空舱落入一个充满巴洛克式风格的卧室。穿着宇航服的大卫明显衰老,然而他看到了穿着旧式睡袍进餐的更衰老的自己。然后,进餐的老人大卫又看到了躺在床上更衰老的等待死亡的自己。神秘的黑石出现在垂死的大卫面前,大卫伸出手指急切地去触碰它。一转眼,透明晶莹的球体里孕育了新的生命——星孩。生命的终点是死亡,时间却没有终点,死亡不过是另一个新生的开始。星孩的目光凝视着宇宙,前方是未知的未知,影片却已经结束。

请记住,这是1968年拍的片子。那个时候,人类还没有从外太空拍摄的地球照片,更不用提什么月球和木星了。1969年,人类首次登月。仅仅是这一点,足以让我们,即使是在21世纪,也得向库布里克致敬。恢弘大气的画面、精致绚丽的细节,还有穿梭机、空间站、卡式电话、超级电脑……这样在今天得到惊人的实现的技术前瞻性,这属于1968年的非凡的想像力,足以让21世纪的高科技支撑下想像力反而萎缩到只能在故纸堆里翻找灵感的好莱坞汗颜。奢华的想象和绚烂的视觉冲击是《2001:太空漫游》的亮点,恐怕也是能让一部分不耐烦的观众支撑下去的动力。如果嫌思考太累的话,就看影片的画面和太空旅行的细节好了,那些泛着金属光泽的充满冰冷气息的太空船、太空基地是天才的想象力和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的完美结合,这的确是顶级的视觉享受,正如影片的宣传语所说:you’ve 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it。当然,前提是片子的画面够清晰,质量够好。影片第二部份便开始于前述提到的蒙太奇手法——从骨头到宇航器。从第一部分平滑渡过到第二部分,甚至连标题都没有(也是唯一一处无标题的)。也许,即使进入了太空,人类的蒙昧时代还没结束。黎明仅仅刚开始。四百万年过去了,人类的本质仍旧没有改变。注意进食、睡觉、饮水等生活细节的反复出现,虽然方式有了区别或者说进化,不过本质上,黎明时代的猿人和太空时代的人类没什么区别。

这时,鲍曼想出了让HAL疏忽大意的作战计划!也就是“不戴头盔”。真可谓恶魔般的智慧啊!驾驶POD出舱,带着布鲁的尸体回来,HAL和预想的一样,没有打开舱门。但是,这些动作仅仅是在演戏给地球指挥中心看而已。如果鲍曼没戴头盔,就没法从紧急阻隔门进去,HAL想当然的这样认为。在杀死布鲁的时候,已经因为自己的误操作损失了一架POD,如果抛弃鲍曼的POD而去,能用来完成任务的POD只剩一架而已。这显然是视任务高于一切的HAL不愿看到的,而鲍曼也读出了HAL的心思。所以HAL必定会认为,就这样等上几个礼拜,在POD里什么也做不了的鲍曼必然会死亡,到时候再回收他的POD,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船外的POD袭击了布鲁!他被抛入了太空,同时,POD也失控飞了出去,这可以看作第一次杀人给HAL造成的冲击太大而作出的误操作。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音乐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哈尔装有人类的感情,人类对黑色方碑测量后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