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关于机器人的伦理,影片中大卫对莫妮卡的

斯皮尔伯格是个只会拍小孩子片和只会给小孩子拍片的导演。
片头,向为本片做足了前期工作的库布里克致敬。于是,我傻乎乎地以为本片会焕发着库氏电影的光彩。然而除了裘德洛出场的那一段,全都不像是库氏作品。待到最后字幕出来,才知道剧本是斯皮尔伯格的。想想也是,斯皮尔伯格和库布里克主要还是对手,即使惺惺相惜,也不会像供老佛爷一样对库布里克亦步亦趋。当然,如果换做库布里克来拍。一定不会同意这个剧本。

需要注意的是《人工智能》是一部库布里克的作品,这就注定了其主题不会是平庸的。“爱”只是个障眼法,而斯皮尔伯格在影片中的煽情泛滥,似乎拉低了电影水准,原本内涵深刻的内容都变成了无关痛痒。我却看到在这其中库布里克冷冽、阴森的獠牙,一如既往的恐怖、不寒而栗。 老实说,《人工智能》是我近期才看的电影,之前只是了解过其剧情。一直听说《人工智能》的煽情为人所诟病,所以才没打算看,只是最近为了研究库布里克的电影,才成为不得不看的一部电影,也算是有个比较,看看神与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吧!但是我想说的是我错了,很多场景都极大程度的还原了库神的风格,无论从台词、布景、音乐都有所体现,影片前半段叙事流畅、场景简约富含深意、道具值得玩味、台词简洁却直指要害,这不就是库布里克风格的极致表现嘛!而从影片的后半段,这种风格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混乱、说不清道不明的杂糅感觉,有些时候场景依旧冰冷,台词却很暖心,而下一秒却又反过来了,结尾又有很明显的斯式烙印,看来斯皮尔伯格这次是真玩大了。 那就来说说个人推崇的前半部分,马丁重病昏迷,被医生宣判“死刑”,丈夫亨利为了妻子莫妮卡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同研究公司签署协议领养机器男孩大卫,而这份协议是双向的,研究公司为了机器男孩有更好的归属,对工作表现、生活品质、忠诚度择优筛选。这里就引发了第一个问题:关于爱的起源。影片中大卫对莫妮卡的无止尽的爱仅仅是程式设定,仅有的七个单词就能创造爱,这不能不说是对人类情感的莫大的讽刺。既然机器对人的爱是可以通过程序来决定的,那么人呢?电影开篇就通过女职员的问题向我们提出来了,片中强调这是个道德问题,我相信这个回答老库必定极不满意,在他的作品中你很难看到他对如此重要的问题避而不答,这个放在最后讨论。回到影片,显然研究人员就是这么做的,道德至上的家庭更具备爱的功能,事实如何呢?一切和谐的氛围都在马丁回归之后所打破,这恰恰证明了莫妮卡对大卫的爱不比大卫对莫妮卡的爱高级多少。 人类感情总是有迹可循的,小到一片树叶、一本书,大到一列火车、一座城市,我们惊奇的发现所谓的睹物思人竟然是我们自己强加上去的,人类记忆的触发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物,这难道不是一种变相的由七个单词触发“爱”的程式吗?回到影片中,莫妮卡对大卫的“爱”更像是一种移情别恋,大卫的出现更多的是填补了莫妮卡的感情漏洞。而最后莫妮卡对大卫的不忍心摧毁更多的是因为大卫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面孔,要说倾注了多少感情影片并没有涉及,也不可能涉及到。 大卫第一次讨莫妮卡欢喜是因为他涂抹香水,我们都知道香水具有催情功效,莫妮卡一瞬间突然意识到大卫可能就是那个替代品,深层次的原因我们无从知晓,而坐在屏幕前的我们却未曾考虑大卫的动机究竟是程序设定还是激发爱的衍生产物。显然莫妮卡也不在意这个问题,她要的仅仅是虚幻的满足,而在这一点上两人达到了惊人的默契。玩具熊泰迪的出现是个很重要的信息,表面上看这是儿子马丁的玩具,其实质是一个比大卫智商和情商都高出不少的高级机器人,从它对马丁和大卫归属的艰难抉择到屠宰场外营救大卫的举动都说明了这一点。但就是这么个智商爆表善解人意的智能角色,却沦落为一个孩童的玩具,只是因为它有一张玩具的脸,在这里导演不是要探讨相貌对一个人的重要性,而是要告诉你有些时候情感就是这样难以捉摸、不合逻辑,我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至于虚幻还是真实则另当别论。在其他人眼里,大卫依然是一个超级玩具,而唯一不把他当玩具的莫妮卡,其感情也是值得商榷的。可惜的是,斯皮尔伯格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挖掘更深的内容,转而对这种虚幻飘渺的爱赋予人情,极力挑拨人们的情感底线,这不能不说是莫大的嘲讽。说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影片在温情的背后所潜藏的冰冷的真实,大卫的悲剧是整个人类自身逻辑与情感难以调和的矛盾产物,想必库布里克的本意也正是如此吧。 至此,《人工智能》的主旨呼之欲出,关于人类自身情感价值的探讨,库布里克认为人类情感与机器程序别无二恙,都是对某一特定状态的触发,只不过这种触发不是显而易见的,形而上的逻辑在情感中是难以立足的。机器舞男乔的出现就是对这一命题的深化,如果说大卫具备爱的程式仅仅是为了迎合客户需求的话,那么乔就是赤裸裸的对人类感情的愚弄,乔拥有完美的外表,细致入微的情感洞察力,体贴至深的感情关怀,他总是能够撩拨到女人心灵深处最柔软的那根弦,具备一切浪漫元素的乔活脱脱是人类的“完美情人”。那么我们究竟是如何判断情感的真实与虚伪,换句话说当人工智能表现出明显的“爱”的倾向时,人类是如何分辨其“虚伪性”的,答案自然而然,人类永远没法分辨出这种虚拟的程式之爱与真实的人类之爱有何区别,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人类不能分辨“机器之爱”与“人类之爱”,那他们又是何以对人类之爱做出深刻分析,难道不能将其看作是一段机器程序?终于我们发现人类是可悲的,无论是能够产生爱的程式的机器人还是仅仅只是形式上的讨好,其本质都是人类的真正感情是可以虚拟的。 关于爱的衍生物,如果他懂得爱,应该也懂得仇恨。曾经思考过一个问题,当人类经济发展到一定经济程度时候是否会消除罪恶,到处都是一片真善美呢?答案是永远不会,因为如果没有了恶,你又如何来定义善呢?显然爱就是这样一个概念,影片中大卫是第一个拥有爱的机器人,在他之前的机器人并不具备人类情感的模拟,而只是对人类行为的模仿,具有疼痛的反应却没有情感上的变化,而大卫将人类一切情感都模拟到了极致。恐惧、不安、焦虑、嫉妒之心、对自身价值的探索,我们很难意识到这一切竟都与爱有关。我们渐渐意识到我们口中的爱是侠义的,是不完全的,而库布里克影像中的爱居然如此宽泛,几乎包含了人类所有的感情,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库布里克是不是完全可以将大卫处理成只懂得爱的肤浅形象呢。显然他没有这么做,他或许已经意识到只会爱的个体是不存在的,那一种充其量只能被叫做形式上的取巧,就像乔。有趣的是,大卫的悲剧恰恰是他对爱的理解太深刻了,这种深刻使得他对马丁的话言听计从,使得他对童话故事深信不疑,影片中大卫被抛弃的直接原因是他已经开始对莫妮卡一家人构成了威胁,而深层次的原因是他不被需要了,这么简单的道理就连乔都看出来了,而他自己却不自知(影片1小时31分钟)。恐怕库布里克原本的意思是童话故事里变成真人只是用来转移视线的荒谬行为,绝对不是主要剧情所在,大卫即使真的变成了真人,莫妮卡对他的“爱”又能增加多少呢。更深的一层含义是大卫有考虑过变成真人跟现在有什么区别吗,他只是将他渴望爱的获得寄托在一个虚假的形象上,这难道就是梦想?所以怎么看最后的煽情都显得有些怪异了。 关于2000年后,大部分人认为这一部分是斯皮尔伯格自己硬加上去的,因此饱受诟病。但从我看的资料来说,这一部分是库布里克构思好的,原本应该占四分之一的篇幅。研究过后,我发现库布里克天才般的思想在这一段体现的淋漓尽致。大卫在冰冷的海水中,面对同样冰冷的雕像祈祷了2000年,这2000年对人工智能来说或许并不算太长,那么莫妮卡的复活是不是就是大卫愿望的实现?很多人都被斯皮尔伯格精致化的影像、暖色调的房间布置所误导了,我们知道未来人(或者应该称为机器人)提取了大卫的记忆创造了莫妮卡的形象,那这个莫妮卡就是不真实的,但大卫却能够在这个不真实的莫妮卡身上感受到爱,那么何谓爱呢?莫妮卡因为需要而创造了大卫,大卫又通过自己的记忆重新还原了莫妮卡,这么一种复杂的关系恐怕只有库布里克的影像才能够表现吧! 最后一个问题:既然全片都是关于人类感情的寓言,那么为什么还要引入人工智能呢?机器代替人类正是因为其代表的先进性,假使人类科技水平进化到如此先进的地步,我们面对的依然是感情和道德问题,感情上的焦虑和道德困境仍然是困扰我们的最大问题,2000年的进步并没有改变什么,那么2000年以后呢,依然如此。机器能最大限度地模仿人类的某些行为,同时将这种行为发挥到极致,通过研究机器人我们发现,人类感情是机械的,可以控制的,这不得不说是人类的一大悲哀。关于科技的寓言,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独一无二的,至少人造物就能够模拟人类,我们越是对机器人的研究越深入,越是对人类感情的模拟越精细,我们就对人类自身的研究越透彻,同时越能感到一种莫名的悲凉,这是人类进化心理学理论难以调和的矛盾。回到影片中,机器屠宰场就是对这一悖论最好的阐述,人类对机器屠宰场的热衷不是对原生技术的恐惧,不是因为机器能够超越人类,而恰恰是对人类自身难以接受自我、否定自我的一种极端心理情绪。人工智能的电影数不胜数,多数都从技术进步终将淘汰人类的角度来考虑,而很少有电影能意识到类人型机器人更值得人们去深思,或许我们真正恐惧的只是我们自己。影片并没有从这个角度来讨论,这不得不说是影片一大败笔,库布里克本意应该是有关于人类对自我的恐惧的,要不然也不会单单弄出个屠宰场来博取人们的同情。如果涉及到了这个问题,影片将会被打上反社会、反人类、反科技的标签,我们甚至可以大胆猜测,库布里克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屡次交由斯皮尔伯格指导,而后者用他一贯的煽情手法掩盖了这一涉及整个人类信心基础、颠覆人类价值观的命题:自我认知将是一场灾难。 关于库布里克,我把他的电影称为符号电影,在他的电影中人物、场景、道具不单单是具有推动情节的作用,更是一种意象,剧情只是表面上的东西,真正的内涵全部隐藏在影像中,事实上他对运镜极为讲究,他不会为了追求某种形式上的东西而刻意运用诸如长镜头、跳轴镜头、空镜头等,他拍摄的手段一定是为电影主旨所服务的,遗憾的是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冲着剧情、人物关系去的,很少有人关注到在每一个镜头背后的含义。有意思的是他的影片却能被绝大多数人所接受,而且并不妨碍他最伟大的评价。历史上的大师像是伯格曼、费里尼、安东尼奥尼、塔可夫斯基等更多的是用风格化的影像,比如表现现实荒诞就用超现实主义、表现梦境就用意识流,大多数都晦涩难懂,但这不代表我们不能对其进行分析,运用现代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等工具还是可以对其影像语言进行还原的。而库布里克不是,我们常常以为自己已经看懂了他的作品,其实那只是表面现象,是他“故意”让我们“看到的”,而隐藏在表象之下的深邃才是他真正的伟大之处。美国小提琴大师斯特恩对小提琴宗师海菲兹有个极高的评价:“拉小提琴的只有达到我这个水平才能真正理解海菲兹是多么伟大!”是的,人人都说库布里克多么多么伟大,但是有多少人对哲学、社会学有如此高度的认识,当你达不到如此高度的时候,又是如何对库布里克有一个公正的评价呢?在他的作品中,黑色幽默与讽刺是运用最多的,《全金属外壳》讽刺的是战争的荒谬,而不是关于人性;《发条橙》讽刺的是体制化的东西,而不是关于暴力;甚至《2001漫游太空》都是对整个人类进化历程的讽刺,影片实质提出了终极进化论的超人学说(片中屡次出现音乐《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尼采的代表作,提出了“超人哲学”)。他最好的作品是遗作《大开眼戒》,此片至今仍未解读完全,而《人工智能》就成为他未竟的心愿,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他在世指导本片,那一定会成为本世纪之初最有深度、内涵、哲理、思想的伟大之作。 从这个意义来说,怎样解读永远都不为过。

剧本的漏洞就先不说了(推动情节前进的都是很细微的理由,缺乏说服力;尤其是高科技泰迪熊……),
在对未来的想象上,似乎考虑不周。比如,屠宰场完全是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如,既然大卫已经具有了爱等情感, 2000年后的机器人怎么会没有,还赞叹他?作为一部科幻片,这方面不合格啊。
还是把本片看做一部伦理剧吧,不论是家庭伦理,还是关于机器人的伦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杀人的夏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机器人具有了爱等情绪,有了学习能力,他在精神上已经是一个人了。但是他不了解人类心灵的复杂,因此犯了一些错。遗憾的是,他的“母亲”没有耐心等他适应,就匆匆将他放逐。于是大卫走上了一条漫长的成为人类的过程。在这第一部分,最引人的伦理问题是:人类孩子在生存中早已学会了恶,学会了欺骗,但机器人还不会。在这一章,机器人几乎是完全无辜的,人类包括小孩子都成为了不纯洁的罪人。
他被抓住,送去机器人屠宰场,因为人类需要在此用各种方式杀死机器人,来发泄自身的恐惧。这是一场狂欢,包括小孩子们也都是现场的观众,从没有人对机器人报以同情。但他遇到了一个机器情人,一个娘娘腔的男情人。他抓住了他的手,两人一起走向了寻找变人的方法(机器人倒是都肝胆相照,知恩必报的)。这一段,机器人的情谊与人类的凶残形成对照。
下一章,他终于来到了曼哈顿,却看到了另一个机器人企图取代自己,于是盛怒之下杀了那个机器人。反讽的是,科学家却称赞他终于成为了人!是的,只有人,才有这种残暴的欲望。他的第一个愿望满足了(I want to be a real man!)。他在水下找到了仙女,同时被封在了冰水之下,因此得以保存至2000年后。
最后一章,是机器人重建灭绝的人类。这是反讽的好材料,库布里克一定会做成强烈的反讽,但斯皮尔伯格把这一幕做得太煽情了,以至于很多观众都哭得稀里哗啦的,完全忽略了深层的伦理探索。作为一个像人的机器人,他在2000年后终于成了独一无二的,他的另一个愿望(I’m unique!)也得到了满足。

可以想见,有这么好的架构,如果是由善于讽刺和象征的库布里克来导,如果是由慢工出细活的完美主义者库布里克来导,既可以强调各个主题,又能把故事和场景弄得好一点,这部片子将多么伟大啊!可惜,库布里克未能完成夙愿啊,大概拍摄《大开眼戒》让他做了太多的春梦,梦中仙逝了。

全片贯穿了阴暗灰蓝的冷色调,伴以低沉悲凉的音乐。这不好。太单一了,太矫情了。
论颜色之单调,像《全金属外壳》。但《全金属外壳》是为了突出战争环境啊。
论雾气朦胧的效果,像《巴里林登》。只有这一部不是澄澈的画面。
论对小孩子的关注,像《巴里林登》。库氏自己看巴里之子的死都看哭了,但该片并没有着力刻画小儿子,儿子形象并不丰满,因此那煽情的临终一幕其实并不出彩。
论说话速度,像《洛丽塔》及之前的作品。库氏作品一般都不这么快。而且声音很低,像耳语,也没啥个性。
论光明结尾,像《2001》和《大开眼戒》,都指出了希望。但两个片子可都没有赤裸裸地展现美好生活啊。
论镜头感,没有库氏的影子。剪辑速度尤其不是库氏的。没啥意思的场景都要耗掉好多时间,太慢了,而且基本不会直接切大特写,没冲击力。

2011-11-1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还是关于机器人的伦理,影片中大卫对莫妮卡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